關于稀土價格暴漲的相關分析和對策建議

<video id="vd3hn"></video>

<span id="vd3hn"><i id="vd3hn"><output id="vd3hn"></output></i></span><i id="vd3hn"><ol id="vd3hn"><nobr id="vd3hn"></nobr></ol></i>

<form id="vd3hn"><output id="vd3hn"><ol id="vd3hn"></ol></output></form>
<address id="vd3hn"></address>

    <video id="vd3hn"><delect id="vd3hn"><font id="vd3hn"></font></delect></video>

    <output id="vd3hn"><i id="vd3hn"></i></output>
    <form id="vd3hn"></form>
    <noframes id="vd3hn">
    <track id="vd3hn"><output id="vd3hn"><b id="vd3hn"></b></output></track>

    搜索

    關于稀土價格暴漲的相關分析和對策建議

    2021-09-30 來源:中國稀土學會

      中國稀土學會最近走訪了稀土應用企業,主要是重點釹鐵硼工廠,調研各單位生產經營狀況。各企業普遍反映,在國家對企業創新相關政策支持下,由于重視高技術發展帶來的機遇,以及雙碳戰略帶來的利好,近年來稀土永磁行業普遍迎來了新一輪景氣期,市場需求穩步增長,實現了產銷兩旺。

      與此同時各企業也對當前普遍存在諸多不利因素,特別是鐠釹金屬等原材料價格暴漲表示極大的憂慮。今年以來鐠釹金屬等價格有如脫韁野馬,從去年10月32.7萬元/t,猛增到最近74萬元/t, 形成超過一倍的漲幅,成為2011年稀土暴漲現象的翻板。同樣緊缺的鈷,2019年到現在,價格最高只有39萬/t。(鈷的豐度為25,釹的豐度41.5)

      在這種難以承受的原材料供應格局下,出現了如下困境:一是生產成本急劇上升,永磁企業效益明顯下降或嚴重虧損,減少了地方稅收和就業,部分企業難以為繼;二是原料采購困難,因供應不足促使價格進一步上漲;三是企業無法簽訂長單;已簽訂的長單因價差(即簽單時原料的低價與現時原料購入的高價之差)給多個頭部企業帶來數以億計的現實和潛在虧損;四是稀土永磁企業隨之提升的售價,逐步傳導給電機等終端應用企業,增加了這些企業的經營困難;五是稀土永磁行業普遍存在帳期較長,再加上很高的原料價格,使資金風險急劇增大。這些因素極可能導致稀土永磁為代表的稀土應用的大好形勢發生逆轉。

      以上是對下游企業經營活動帶來比較直觀的負面效應,對稀土永磁產業和相關下游企業及全產業鏈,對涉及稀土的高新技術產業還將帶來如下影響。

      1、稀土原料生產企業獲得了暴利,但這種局面是不可持續的,是不符合經濟規律的,各行業的歷史經驗都已證明這一點。

      高價位迫使以稀土電機為代表的下游企業,部分放棄使用稀土永磁材料和相關技術方案,回到鐵氧體和其他材料,如風機永磁直驅電機回到雙饋電機,空調電機回到使用硅鋼片。2011年格力電器和眾多空調生產廠家,在剛準備大量采用稀土永磁電機時,面臨陡然增加的每臺電機數百元成本,只好忍痛放棄,這一被動局面今后很可能重演。

      2、稀土上游企業確實因價格上漲獲得了一時之利,但這是建立在下游企業效益銳減和難以承受的基礎之上,除了具有不可持續之外,還對節能減排尤其是實施雙碳戰略十分不利,這是因為稀土永磁材料大量用于生產高效節能電機,節電達5~20%甚至更高,由于棄用節能產品犧牲了節能減排。上游企業確實獲得了效益,但從長遠看可能無法與下游應用帶來的環境效益和減少碳排放效果相比。

      3、稀土上中下游企業是榮損與共的利益共同體,上游企業居高不下的原料價格,遲早會使下游企業不堪忍受,減產或成必然,替代或成無奈。最終出現下游需求不振和下游產業萎縮,進而反向傳導,造成上游產品價格跌落和產量、效益雙雙下降,對下游產業的損傷遲早會轉變為對上游產業自身的傷害。

      4、維護和保護稀土全產業鏈的可持續發展,是上游企業尤其是六大集團應盡的社會責任和社會擔當。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應該以誠信為本,共贏為上。健康的上中下游產業鏈應該是互利、互補的利益共同體,有錢大家賺,利潤在產業鏈各環節要有合理分配,這是全產業鏈、大中小企業群落良性發展的要義,違反利益共享原則遲早要付出代價,也是不可持續的。

      5、稀土價格暴漲,必將刺激海外稀土資源開發,削弱我國稀土產業的國際影響力和主導地位。價格暴漲主要表現為平均占產量20%的氧化鐠釹價格翻倍達到60~65萬/噸,遠遠高于生產成本。據分析,海外最大的稀土企業澳大利亞萊納斯馬來西亞稀土工廠的氧化鐠釹生產成本約26萬元/噸,2020財年平均銷售價格32萬元/噸,已和我國企業并駕齊驅。美國MP公司計劃2023年恢復稀土分離生產,高企的價格為其重回稀土領域奠定了市場基礎。稀土供不應求和價格暴漲,也會產生更多的進口走私。

      價格暴漲的原因可簡述如下:

      1、 較長時間偏低的價格,積蓄了補漲驅動力。 

      2、國際、國內大宗生產資料上漲的連帶影響。

      3、稀土礦產品和冶煉產品兩個總量控制的指標嚴重不足,如去年總量指標為14萬噸,需求為24萬噸,這一矛盾多年存在而未能解決。

      4、以風電、新能源汽車、工業電機等為代表的剛性需求旺盛且有明顯增速,具有較大市場空間。

      5、稀土價格形成機制、稀土原料企業自律都有待改進和缺乏有效運行,對價格暴漲缺乏應有關注和作為。

      6、企業對價格繼續上漲仍有較高預期,有惜售或囤集的心態。

      同時不排除有一定的投機炒作行為存在。

      以上各因素存在和疊加倍增效應,形成了較強勁的價格上漲。

      為解決因稀土價格暴漲帶來的負面影響,提出以下對策建議。

      1、鑒于稀土原料的剛性需求強勁,宜加大供給側的供應量即增加兩個總量控制指標。稀土礦產品和冶煉分離產品兩個總量控制指標多年來偏低,與實際需求相比缺口較大。應重視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可否增量補缺,並每年視下游產業需求年增長率而相應增加。

      2、鐠釹在輕稀土中占比1/5左右,鈰占一半,資源保障和組織生產完全不成問題。建議適時取消輕稀土總量控制指標,并適度增加稀土冶煉分離產能,從源頭出發解決供不應求問題,有助于降低價格上升的驅動力。 

      3、近年來中重稀土供應更趨緊張且對國外資源有較大依賴性。建議在確保環保前提下,逐步恢復部分南方中重稀土礦山的開采。

      4、發揮社會組織作用和推進企業自律、價格協調。重點企業主動作為,采取有力措施平抑價格,建立以上下游企業價格聯席會議制度為主的稀土產業鏈價格合作機制,為下游企業提供較好的生存和發展空間。

      5、發揮國儲平抑過高價格的作用,擇機適當投放急需稀土原料。

      6、進口緊缺的鐠釹鏑鋱等原料,但這是一把雙刄劍,雖解決了急需卻向國外讓出了市場,對國內上游企業不利。

      7、降低稀土礦產品資源稅,為稀土冶煉分離企業提供合理的礦產品價格,減輕稀土原料企業的生存壓力。

      綜上所述,必須高度重視稀土原料價格暴漲帶來的種種不利影響,并應采用有力措施制遏止持續上漲勢頭。2011年稀土價格暴漲和引發的后續不良效應,足夠引起我們的深思。稀土是小行業,但應用有大市場。稀土發展最好狀態,應該是上中游產業鏈形成效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利益共同體,為節能減排、實施雙碳戰略、獲取更大的生態和環境效益而齊心協力,共謀發展。


    關鍵詞:稀土永磁  原材料   編輯:OYH
    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來源標注為“產業在線ChinaIOL”的信息、數據及圖片內容、報告及目錄均為本網原創,著作權受我國法律保護。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產業在線”。

    2、本網站注明“來源為其他媒體與網站”的文字、圖片和視頻,轉載是出于非商業性的信息交流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認同其內容的真實性。

    3、約稿或長期合作,請聯系本網。

    以上內容最終解釋權歸產業在線所有。

    相關新聞